开户送白菜网肝瘟医治近十年有进展的两种药物

2019-09-06 08:24 来源:未知

肝癌的治疗药物1、许多的靶向药物的作用机制相近,而在临床实验使用这些药物上,索拉菲尼是第一个治疗肝癌的靶向药物,另外,如舒尼替尼作为一个二线的药物,贝伐单抗、厄洛替尼等药物在肝癌的二期实验中显示出疗效。2、目前还有一些新研发的小分子靶向药物如:安卓健被发现对肝癌有着良好的治疗效果,这个药物可以提高AMPK的活性,降低线粒体膜电位和降低线粒体的含量,达到抗炎的作用。3、许多的项目正积极的进行临床调查与发展,如:靶向药物血管生成抑制因子,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等正处在不同的开发阶段,而这些有针对性的治疗可以提供给不愿意接受手术切除或移植的患者作为主要的治疗方法。4、臌症丸:臌症丸是肝癌腹水治疗的首选药物,能够平衡水盐的代谢,防止电解质紊乱。臌症丸利水能从根本上改善肝癌腹水症状,增强患者免疫功能,进而彻底治疗肝癌腹水反复滋生。5、华蟾素口服液:华蟾素口服液所含的蟾蜍甙元及华蟾蜍精具有超乎寻常的抗癌作用,该成份的抗癌活性和目前临床使用的紫杉醇和喜树碱抗癌药相媲美,并且安全无副作用,能够有效治疗肝癌转移复发。6、晚期肝癌可以用多吉美治疗,多吉美可用于无法切除的肝细胞癌或肝癌病人的临床治疗。多吉美有全新的双重机制,一方面可以直接抑制肿瘤生长;另一方面又可阻断肿瘤新生血管的形成,间接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是一种可使晚期肝细胞癌或原发肝癌病人的总生存期显著延长百分之四十四的药物。

虽然肝癌死亡率高,有癌中之王的说法,但随着国内外医学的发展,肝癌的生存期也有了显著的提高,其中多吉美就是在中国上市的首个治疗晚期肝癌的靶向药物,多吉美治疗肝癌的基础主要包括信号传导途径和新生血管两方面。一方面,多激酶抑制剂可以通过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受体等阻断肿瘤血管生长;另一方面,又可通过阻断Raf/MEK/ERK等信号传导通路抑制肿瘤细胞增殖。

对于早期肝癌患者来说,手术切除是唯一的根治性手段。全国肿瘤中心发布的数据表明:2015年我国肝癌患者预计新发47万,男性患者占34万,女性13万,比例占全世界的55%。我国肝癌注意是由HBV引起的,而且发现时往往是晚期没有手术机会,只能考虑介入、射频等局部治疗和化疗以及靶向治疗等手段。

开户送白菜网,病情描述:最近胃部经常性的不舒服,还有时候腹胀,厌食。去检查查出得了肝癌,治疗肝癌药物有哪些?

中国是肝癌发病的大国,每年全球新发的肝癌患者的57%来自中国;而全球因肝癌而死亡患者45%开户送10元体验金,~50%来自中国。肝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列我国所有恶性肿瘤的第5位和第2位。面对如此多的患者,晚期肝癌患者可用药物却很少。化疗药物阿霉素(亚德里亚霉素)、5-氟尿嘧啶(5-FU)和顺氯氨铂;靶向药物:索拉非尼(多吉美)、瑞格非尼和E7080(乐伐替尼);及试验中的PD-1免疫药物纳武单抗Opdivo。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1

最新批准的靶向药:瑞格非尼(regorafenib,商品名:Stivarga)

检查出肝癌,不建议用抗肝癌药物,积极到当地正规医院合理治疗防止病情恶性发展。肝癌病因是病毒性肝炎:长期的临床观察中发现,肝炎、肝硬化、肝癌是不断迁移演变的三部曲。与肝癌有关的病毒性肝炎主要包括乙型肝炎、丙型肝炎,而其中又以乙型肝炎最为常见。饮酒越多,脂肪肝也就越严重,进而引起肝纤维化、肝硬化、肝癌的发生。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2

索拉非尼于2006年9月在中国获批上市,目前已纳入国家乙类医保目录。索拉非尼是全球第一个治疗肝细胞癌的靶向药物,中位总生存期:10.7个月;中位疾病进展时间:5.5个月。除了索拉非尼以外,目前在国内上市的治疗肝癌的药物还有:

2017年4月28日美国 FDA批准瑞格非尼(regorafenib)扩大适应症用于治疗索拉非尼经治的肝细胞癌患者。

从世界范围看,肝癌主要发生在区域在亚非国际,欧美国家较低。在我国,肝癌的主要病因则是乙型肝炎病毒感染(HBV),酒精和黄曲霉等生物因素也是常见的致病原因。此外,我国肝癌的筛查普及率低,导致肝癌患者发病分期晚等特点。

仑伐替尼:靶点PDGFR-α、VEGFR1/2/3、FGFR1/2/3/4、KIT、RET。2018年9月中国获批上市,目前还没有纳入医保。仑伐替尼单药在中国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全身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是十年来第一个在中国被批准作为肝细胞癌一线系统治疗的新治疗方案,中位总生存期:13.6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7.3个月;客观缓解率:41%。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3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4

瑞戈非尼:靶点PDGFR-α/β、VEGFR1/2/3、KIT、FGFR1/2、RET、B/C-Raf。2017年3月中国获批上市,目前已纳入国家乙类医保目录。瑞戈非尼用于既往使用过索拉非尼治疗的肝细胞癌,成为肝癌HCC二线治疗药物,这也是中国首个肝癌二线靶向药。瑞戈非尼用于既往使用过索拉非尼的肝细胞癌,中位总生存期:10.6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3.1-3.4个月;总缓解率:7%-11%。

瑞格非尼是索拉非尼的氟代药物,可以说是索拉非尼新的衍生物。除了VEGFR1-3之外,该药还可以抑制各种癌和肿瘤微环境中的多种激酶,包括TIE-2,RAF-1,BRAFV600,KIT,RET,PDGFR及FGFR,每种激酶单独和联合调控肿瘤的生长、基质微环境的形成及疾病的进展。

对于早期肝癌患者来说,治疗手段还是比较丰富且有很好的效果:外科手术(部分肝切除术或肝脏移植)以及其他局部治疗,例如切除或栓塞。对于肝脏部分切除的患者来说,也是有一定的前提条件:恶性肿瘤尺寸尚小、并且仍保留适当量肝功能的肝硬化患者才有资格进行手术。对于移植的患者来说也是只适用于那些肿瘤较小(单一直径小于5cm 的肿瘤或不超过3cm 的2至3个肿瘤)、并且还没有入侵邻近血管的癌症患者,而且需要等待适合的肝源。而且实施移植手术的患者就不再适合免疫药物的使用了。除了手术和切除,还有射频消融、微波加热或者冰冻治疗(低温疗法)、栓塞(动脉、放射或化疗)等方案可供选择。

PD-1

而瑞格非尼获批,RESORCE研究对这一结果至关重要。该项全球、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临床研究,纳入经sorafenib治疗后出现病情进展的晚期HCC患者573例,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瑞格非尼或安慰剂治疗。

前面文章中也提到,由于筛查机制的不完善,目前相当部分患者在发现时已经到了晚期(有远端的扩散)。这时的治疗情况就比较复杂了。晚期患者由于身体状况的原因,很多都希望接受靶向治疗.肿瘤的发生发展有其特定的“驱动基因”,靶向治疗是基于特定的驱动基因突变而采取的个体化治疗,属精准治疗范畴。肝癌同样有着自己独特的驱动基因,国外研究证实,EGFR、BRAF、PIK3CA、KRAS等其他瘤种常见的基因突变较少见于肝癌,这种情况造成肝癌的靶向药物非常少。目前获得批准在可使用是索拉非尼(多吉美),从使用效果看有效的患者并不多,但是起效后也会明显延长患者的总生存期。此外如使用索拉非尼联合5-fu治疗晚期肝癌可以提高疗效,而不良反应并没有明显增加;索拉非尼联合卡培他滨治疗肝细胞癌疗效较好,毒性反应没有明显增加。

帕博利珠单抗:2014年9月美国首批,帕博利珠单抗已在80多个国家获批使用,覆盖了包括肝癌等10个癌种的14个适应症。2018年7月中国上市,只获批了用于一线治疗失败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黑色素瘤,目前还没有纳入医保,但有买药赠药及低保优惠政策。帕博利珠单抗的Keynote-224研究二线治疗肝癌获得了阳性结果,客观缓解率:17%。

该研究结果显示:与安慰剂 BSC 治疗组相比,regorafenib BSC 治疗组总生存期(OS)显著延长 2.8个月(中位 OS:10.6个月 vs 7.8个月;HR=0.62,95%CI:0.50-0.78,p<0.001),这点与 sorafenib 相似(10.7个月 vs 7.9个月)。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5

纳武利尤单抗:2014年7月日本首批,纳武利尤单抗已在全球超过65个国家及地区获批了包括肝癌在内的9个瘤种的17项适应症。2018年6月中国获批上市,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目前还没有纳入医保。纳武利尤单抗对肝癌患者具有好的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总缓解率:23%。

此外,次要终点中,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中位PFS:3.1个月 vs 1.5个月)、疾病进展时间显著延长(中位 TTP:3.2个月 vs 1.5个月)、疾病控制率(DCR)显著提高(65.2% vs 36.1%,p<0.001)、总缓解率(ORR)显著提高(10.6% vs 4.1%,p=0.005)。

其它几种靶向药物瑞格非尼、乐伐替尼(E7080)在试验中的表现也是各有优缺点,总体而言不是很理想。

如果光看瑞格非尼组的ORR,这个数据很吸引人,因为索拉非尼的ORR 只有 2%,而瑞格非尼的ORR 达到了 10%。且安全性和耐受性与该药已知的临床属性一致:高血压(15.2% vs 4.7%)、手足皮肤反应(12.6% vs 0.5%)、疲劳(9.1% vs 4.7%)、腹泻(3.2% vs 0%)。

近年来研究火热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L1、PD-1、CTLA-4抑制剂可介导大量T细胞激活,有望用于肝癌治疗。纳武单抗Opdivo在肝癌的多个试验中显示:单药针对肝癌的有效率(肿瘤缩小30%)可以达到20%,针对肝癌的控制率(肿瘤不再继续生长)可达到60-68%左右。这个数据大大超过前面提到的靶向药物和化疗药物。从以上的数据来看,纳武单抗Opdivo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治疗方案,有可能成为优先使用的药物。从试验中可以看出有两点对肝癌患者来说更为关,一个是PD-L1的表达与治疗反应无相关性,也就是说不需要检查PD-L1;另一个是无论是否使用索拉非尼治疗过都可以使用PD-1抗体。

试验中的免疫药物:纳武单抗(Nivolumab,商品名:Opdivo)

我国是肝炎大国,由于免疫系统过度激活而导致的重症肝炎需要在今后的研究和治疗中予以警惕,最好由有经验的医生指导。综合药物质量、安全性、价格以及距离等各种因素进行考虑,建议患者到新加坡泰和国际肿瘤医院就诊,医生会结合患者实际情况为其制定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同时患者可在医生的全程监护下安全用药。详情请拨打 40000-77672 向新加坡泰和国际肿瘤医院中国转诊办公室进行咨询。

关于现在火热的抗PD-1 在肝癌中的应用,比较重要的研究是 Checkmate-040 研究。

该研究是Nivolumab 的 I/II 期临床研究,即剂量爬坡/队列扩展试验。在队列扩展试验中招募 214 名晚期肝癌患者,单药使用 Opdivo,剂量 3mg/kg,2 周一次。参加临床试验的患者包括未使用过 sorafenib、使用 sorafenib 之后耐药或者副作用不耐受。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6

该研究结果显示:43 名患者的肿瘤缩小至少 30%,客观有效率 20%,中位持续有效时间 9.9 个月;可以使另外的 64 名患者的肿瘤稳定不进展,疾病控制率高达 64%;9 个月生存率 74%。3-4 级副作用的比例 20%,常见的副作用包括:乏力、瘙痒和皮疹。

由于早期试验的结果显示出较好的疗效,Nivolumab 对比索拉非尼用于晚期 HCC 一线治疗的全球 Ⅲ 期临床研究 CheckMate-459 目前已经启动,预计 2017 年 5 月份有初步数据公布(这个临床试验中,PD-1 抗体 Opdivo vs sorafenib,计划招募 726 名晚期肝癌患者)。

在肝癌患者中有些名气的靶向药:乐伐替尼(lenvatinib,E7080)

该药已经在美国、日本上市,FDA 已经批准 E7080 用于甲状腺癌和肾癌,E7080 是个多靶点的药物,主要靶点包括 VEGFR-1、VEGFR-2、VEGFR-3、FGFR1、PDGFR、cKit、Ret。

开户送10元体验金 7

2016 年 9 月,日本学者发布了 E7080 在晚期肝癌患者的二期临床研究数据。招募了 46 名晚期肝癌患者,使用 E7080 的剂量是 12mg。

研究结果:中位数TTP 为 7.4 个月(95%CI:5.5-9.4),中位 OS 为 18.7 个月(95%CI:12.7-25.1)。17 例患者(37%)部分缓解(PR),19例患者(41%)病情稳定(SD),总有效率(ORR)为 37%,疾病控制率(DCR)为 78%。

最常见的不良事件(AES)是高血压(76%)、掌足红肿综合征(65%)、食欲下降(61%),蛋白尿(61%)。

肝癌患者使用PD-1抑制剂可大幅提高有效率。不过,遗憾的是,目前乐伐替尼(E7080)和PD-1抑制剂尚未在中国内地上市。综合药物质量、安全性、价格以及距离等各种因素进行考虑,建议患者到新加坡泰和国际肿瘤医院就诊,医生会结合患者实际情况为其制定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同时患者可在医生的全程监护下安全用药。目前新加坡泰和国际肿瘤医院的PD-1药物价格(税前)如下:Opdivo  约13925元/100mg   约5869元/40mg    Keytruda   约25420元/100mg。详情请拨打电话010-59575164 或 40000-77672 向新加坡泰和国际肿瘤医院中国转诊办公室进行咨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开户免费送体验金38元发布于科技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开户送白菜网肝瘟医治近十年有进展的两种药物